新浪女性 美体健身

性无知比性开放更可怕

  导语:日前,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宣布,未来1年内将在全省高校中安装计生药具自助发放机。从讳莫如深到提醒安全,再到提供药具,计生部门的做法虽受到部分争议,但避孕药具堂而皇之地进入校园,从另一面反映出,当代大学生的性观念越来越开放。与其出了事再弥补,不如提早防患于未然。内容来源:PCLADY

高校周围火暴的日租房市场

宫俊(以下案例均为化名)是北京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4个月前与同班同学确定了恋爱关系,在校外租房过起了二人世界。没过多久,女友就被查出怀孕了。“我们采取过一些避孕措施,没想到还是‘命中’了。”两人瞒着双方父母,偷偷打掉了孩子。“看着她从手术室出来,扶着墙,满脸苍白,像是失了魂,我心里也很难受。”

21岁的王博面临着更加绝望的局面。3年前,他来到北京读大学,眼界豁然开朗,也证实了一件困扰已久的事———自己只喜欢男生。来到大都市,网络发达、“同类”众多,他开始找寻自己的情感寄托。入学没多久,他就交往了第一个“男朋友”,并很快发生了性关系。随后的一年里,王博先后交往了3个男友。相较于男女恋爱,男男恋情更激烈,也更“快餐化”。“我们这群人很难被大家接受,放纵的性生活或许是一种逃避。”与最后一任男友分手后,王博出现了发烧、腹泻等症状,后来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毒。“拿到结果时,我眼前一黑,觉得人生完了。这个圈子里有很多艾滋病感染者,很多人为了快感不戴套。但每次都抱着侥幸心理,谁都觉得自己不会‘中招’。”

宫俊和王博,只是《生命时报》记者走访调查时,采集到的众多故事中的两个。而高校众多的北京五道口地区,大学生们的生活状态更具代表性。这里有20多家旅馆,价位从150元至600元不等。正在一家旅馆前台开房的李同学告诉记者:“学校附近宾馆多,还有团购、打折等优惠,我和女朋友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来住一晚。”在他看来,大学生已是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很正常,也很普遍。大学附近的日租房更火暴。一家短租房店老板说:“很多学生情侣在我这租房,离学校近,还自由,想干啥都行。”

2014年发表在《中国校医》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指出,22.6%的学生有过性行为,初次发生性关系的年龄在19~21岁之间的占61.2%,正是上大学的年龄;部分高校大学生性行为发生率高达26.19%,远高于2001年的16.9%;只有30%的大学生发生关系时使用安全套,知道安全期避孕方法不可靠和人工流产不良后果的学生不足50%。最新发布的“广州大学生性安全意识调查”结果显示,68%的男生和34%的女生接受婚前性行为,但性安全意识薄弱、对性知识存在缺失和误区等现象突出。

大学生人流、感染艾滋比例均高于平均数

开化的社会让人们不再压抑性需求,婚前试爱、同居、一夜情等现象也逐渐被接受。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皮肤性病科主任医师刘彦春说,大学生性观念开放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中国性学会理事、北京回龙观医院性心理门诊主任邸晓兰说,大学生是一个对新奇事物接受力很强的群体,从紧张压抑的高中步入相对自由的大学后,更渴望释放自己。恋爱免不了有性爱,如何健康、安全、美妙、负责地体验性,对大学生而言却是一个空白。繁杂的网络和性爱电影带给他们的只有青涩的悸动和碎片化的知识。刘彦春总结说,性开放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匮乏的性知识和不安全的性行为,以及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后果。

大学生成流产“主力军”。广东省中山市小榄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王永利告诉记者:“每到寒暑假,我们医院都会出现人流高峰。据不完全统计,我院每月有100多名大学生来做人流手术,占总数的16%。而一次人流导致不孕的概率可达5%。”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北京五道口地区高校附近遍布各种人流小广告,甚至声称“凭学生证优惠”。原国家人口计生委2012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5岁以下女性人流数为600多万,占全国人流总数的一半以上。

性病高发。没有保护的性行为会传播淋病、梅毒、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浙江省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2014年前10个月,全省共报告艾滋病病人及感染者3327例,其中学生有104名,这一群体85.7%的增长速度远高于总人群21.2%的增幅。浙江省疾控中心副主任蒋健敏估算,同性性行为群体已占到高校男生的4%,而他们对无保护措施男男性行为危害的知晓度却非常低。刘彦春介绍说,10年前见到十八九岁的学生来看性病,医生会很惊讶,如今已经见怪不怪了。“在北京,绝大多数艾滋病感染者是男性。我接触的感染者大都是本科生或研究生,其中超过一半人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感染的。”

妇科病高发。王永利说:“过早开始性生活、事先不采取避孕措施、事后服用紧急避孕药、不注意性卫生等,都容易导致盆腔炎、输卵管炎、输卵管堵塞等妇科疾病,致使意外怀孕、宫外孕、宫颈癌频发。”还有很多学生担心去正规医院遇到熟人,会瞒着父母,去安全性得不到保障的小诊所做人流,风险更高。

带来心理阴影。邸晓兰认为,流产后,丧失的痛苦、对健康的担忧、生怕父母斥责以及恋爱中的挫折感,都会让学生背负太多压力,个性不成熟的人可能会出现抑郁情绪,甚至自杀行为。刘彦春表示,流产给许多女性留下一生的创伤。

性教育不是“无师自通”

隐藏在人流、性病背后的大学生性教育就像一张满是破洞的网。“读了这么多年书,但有多少人好好上过一堂性知识课呢?”刘彦春表示,性行为就像穿衣吃饭,没什么可避讳的,但社会仍将“性”视为洪水猛兽。邸晓兰说,出一本有关小学生性教育的读本,马上就有反对声音说“这是在教唆,会教坏孩子”。

我国性教育开展多年,效果却有限,邸晓兰认为存在以下难点:其一,有关“性”的话题本身就有争议,而性教育一直就不乏反对声音;其二,学校与家长并没有意识到性教育匮乏的严重性,甚至将其视为“不正经”;其三,正面、科学的声音明显不足。刘彦春则表示,社会对于性开放的尺度还在摸索期,开放过度可能会导致性泛滥,但压抑性本能可能会增加性冷淡。但无论如何,性教育不是无师自通的。

专家建议,首先应从学校层面加强性教育。学校要将人体构造、性行为的危害、如何预防性病等正确性知识传递给学生,而不是让他们通过网络、小说、视频获得错误的性启蒙。刘彦春认为,大学性教育应上升为伦理教育与哲学教育,探讨爱情、婚姻、家庭的伦理问题和性的本质问题,培养良好的性道德。

其次,性教育要成为家庭必修课。刘彦春建议,家长应在孩子上小学时就开始性教育,让他们形成明确的性别意识,知道哪些私密部位是不允许别人触摸的;中学时让孩子及时了解月经、遗精等生理现象,引导孩子进行健康的异性交往;大学时与孩子探讨恋爱、避孕等问题,培养婚姻和恋爱的责任感。家长不妨坦然地告诉孩子,谈恋爱是一件正常而美好的事情,但不要让所爱的人因为你的错误行为受到身心伤害;情难自禁时,一定要采取安全措施。邸晓兰则认为,假如孩子意外怀孕或感染性病,家长不要施加压力,应和孩子一起面对,及时修补他们的伤口。

最后,大学生自身要有强烈的性安全意识。刘彦春强调说,大学生在婚前发生性行为,应采取避孕措施;如果意外怀孕,必须到正规医院就医。同性恋者更要珍爱自己,杜绝多性伴行为,没有保护的情况下不发生性行为。如果不幸感染性病、艾滋病,除了勇敢面对、及时去医院就诊,更要洁身自好,不要再去感染别人。刘彦春表示,“如果双方能够坦诚相待,将健康报告拿出,那么性带来的隐患也不会那么大。”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