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女性 情感生活

中国女人,这就是你们“贪心”的理由吗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懂心懂你

我还记得大学毕业那一年,我参加了一场某企业的宣讲会。其中有一个高管发言的环节,一个踩着15CM高跟鞋,御姐范十足的女高管,拿起话筒说的内容却是自己平衡事业与家庭的秘诀。

后来工作后,我的上司有一个3岁的女儿。每次加班不管多忙,她都要在9点钟的时候给女儿打电话,用非常卡通的声音和女儿聊天,挂了电话之后迅速切换模式,条理清晰地继续谈工作。

Lean In China和耶鲁北京中心、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发表的《2016年中国女性、职业与幸福感白皮书》显示,其实70.32%的女性想要兼顾事业与家庭。

大多数女性想要事业和家庭兼顾,但她们追求事业的方式却与事业成功背道而驰。

在涉及“理想工作”的因素的问题中,我们发现现实中婚姻和生育改变了女性追求事业的方式:

女性结婚生子后,“理想工作”的重要标准变成了“稳定性”和“时间的灵活性”。

就业市场如此激烈,职位的变动和不定时的加班几乎已经成为家常便饭,注重“稳定”和“灵活的时间”往往就意味着“被淘汰”的结局。

《2009年中国职业妇女生存状况调查报告》曾做过一个采访:如果升职需要长期赴外地办公,与家庭生活产生冲突,换做是你,你会如何处理?

其实仅有5%的受访者坚决选择事业。

“工作前期可以当作对自己的锻炼而接受去外地办公;但是5-8年后我还是希望向领导提出要求,希望工作稳定以便照顾家庭和孩子。”

这意味着,即使面对晋升,职业女性也更加偏向于家庭一端。

如果有一个女性,间歇性踌躇满志又经常性顾虑重重;忽而热情大胆忽而又保守谨慎;既崇尚自由又甘心回归家庭;上一秒还在喋喋不休锱铢必较,下一秒就能为了家人奉献自我;又不可理解又无可奈何……

1、你不努力,他们觉得你没用;你努力,他们又觉得你有病。

在电影《七月与安生》中,七月的妈妈说:“女孩子啊,无论走哪条路都很辛苦。”

成绩不好的女生总会被说:女孩子读书还是比不过男孩。

成绩好的女生又会被说:女生没有后劲,到了高年级成绩就会变差的。

女状元多的高考年份,报纸上评论的标题很多是“高考状元阴盛阳衰”,很多人说”应试教育需要死记硬背,不适合男生”“现在的高考选拔不出真正的人才”……

但是怎么做,都不会对。

2、在中国,“家庭主妇”是被曲解的名词。

90年代之前,“双职工”家庭才是好家庭的代名词。

国家提倡妇女解放,号召妇女“我们也有一双手,不在家里吃闲饭”,女性被视为与男性同等的劳动力,走上工作岗位才是光荣。

60年代官方女性形象是“铁姑娘”

直到现在,“女性走出家门”、“经济独立”也是中国社会舆论的“主旋律”。

社会新闻中家庭主妇因为与社会脱节频频被骗或者是发现丈夫出轨后的过激行为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自媒体是“口红我自己买,你给我爱就行”、“经济独立,是女人最好的资本”的论调;

生活上知识面宽广,却被指与社会脱轨;

赚钱的多少决定了地位的高低,而不是贡献的多少。

在中国,“家庭主妇”是一个不可或缺但又被边缘化的存在。

我们非常重视家庭价值,但对于家庭中价值最高的家庭主妇的认可却很低。

在制度上,只能依仗老公的爱情和责任心,几乎没有别的保障;

而在文化上,一提起“家庭妇女”,总是和“没见识”“泼妇”“黄脸婆”等等一系列让人不愉快的贬低用词联系在一起。

3、中国女性一直以来有种深深危机感:不自强,便自亡。

这种危机感,在大数据中可见一斑:

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高居世界前列。

《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报告》数据显示,中国18- 64 岁女性在业率为 71.1%。他们并未因为丈夫在外工作,自己就赋闲在家等钱花。

中国女性走了出去,但中国男性并没有回归家庭。

女人一生有三个重要时期:就业期,生育期,事业转折期。

但是,婚育的最佳时期往往也正是事业起步上升的时期,事业发展的需要与照顾子女的需要之间发生冲突在所难免 。

一个读者跟我讲述的故事非常典型:

我不是一个好妈妈,生了宝宝之后,我考虑到工作需要,没有休假,而是立马回到了职场。

可是,我真的尽力了,我挺着大肚子加班谈业务;忍着涨奶的爆炸感演示PPT;背着绑带带着孩子做饭,抱在前面怕油溅到孩子,背在后面孩子又哭个不停;每晚至少起来两次给孩子喂奶,长期睡眠不足,甚至有时候坐着喂奶都能睡死过去。

我不怕辛苦,真正让我心寒的是似乎没有人理解我,丈夫和婆婆经常抱怨我“太自私,只顾自己不顾孩子”,同事也对我频频迟到和工作效率太低而颇有意见。

数据显示,虽然89.51%的女性认为在抚养子女方面,父母双方应该承担同等责任, 但在现实生活中,已婚女性仍然在家庭中承担着主要的子女抚养责任。

照料子女之外,这些女性的经济活动时间仍然保持在每天8个小时以上。

在0-5岁儿童的养育过程中,父亲的参与比例是很低的。

2014年中国家庭发展追踪调查的0-5周岁儿童问卷中,父母陪伴孩子的时间存在显著差异。

每一个悲剧,字字都直指很多男人在家庭中的失职。

“男人负责挣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早已经是过去式,丈夫反过来就是“付账”的笑谈更是大多数男人的自我催眠。

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的一项数据显示,91%的城市女性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丈夫是唯一收入的家庭仅有1%。

总有一些男人总喜欢说“大事我做主,小事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潇洒的大手一挥,就把“小事”全抛给女人。

而恰恰是这些小事,就是最磨人的事。

中国男人看重家庭,渴望尽早“成家立业”,可“成家”不仅仅是婚礼上的一个仪式,它是一个动词,是夫妻双方共同努力维护的结果。

既然夫妻共同分担了养家的责任,那就应该共同享受家庭带来的幸福,而不是让家庭成为女人的第二个职场,下班之后又当保姆,又当厨师,又当家庭教师,甚至还要当垃圾桶,心理咨询师,按摩技师……

某个珠宝品牌曾发布一则广告:

梦想当舞蹈家的女主角放弃梦想成为全职妈妈,相夫教子伺候公婆,换来男主角梦想实现人生圆满。

最后出现的广告语是“有一种幸福叫做付出”。

这则广告引起了很多争议,反对的网友说:这则广告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有人付出”而在于“歌颂付出”。

人们常赞誉“伟大的母爱”,但也正是这种赞誉,将女性牢牢固定在操持家务和照顾孩子之中,很多女性都在这种赞誉中身陷自我牺牲的温柔乡,在无私奉献的赞美声中失去社会发展的空间。

大多数职场妈妈,既不能完全放下事业上的追求,安心享受保守的相夫教子的幸福;也不能全情投入到工作中,享受升职加薪带来的快感。

在此岸望彼岸,两头都不到岸,两边都不讨好,只能一边心怀愧疚,一边委屈万分。

社会和家庭对职业女性实行的是双重标准 。

社会要求女性独立、勇敢、敢于竞争,野心勃勃,胜任职业。

家庭要求女性温柔、体贴、勤劳贤惠,将家务料理得井井有条,成为贤妻良母。

身处如此矛盾的双重标准之下,职业女性又是员工,又是妻子,还是母亲;既要为家庭奉献,又要为老板效力,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一天战斗24个小时。

平衡工作和生活;

怀孕、产假造成的事业终端;

另一半的事业和家庭的责任。

但这样的牺牲,往往却如同碗中盛着的清水,无人在意。

《绝望的主妇》中,Lynette是一位为了支持丈夫和家庭而放弃了如日中天事业的精英女性。

有一集Lynette和丈夫Tom吵架,她说:“这镇上每个女人都说我有个完美丈夫,Gaby希望Carlos像你这么体贴,Susan希望Mike像你这么幽默,Bree说她从未见过这么好的父亲”

Tom愤怒地说:“那你为什么听起来这么恼火呢?”

Lynette神情凄婉:“可是,有多少人跟你说过我是一个完美老婆呢?”

Lynette一脸疲惫地说:“不管多累,我们都必须时刻保持浪漫的感觉”

很少有人还记得,那些看起来甘于平淡,埋头于生活琐事的女性,内心也有星辰大海,英雄梦想。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 、厨房与爱”,她们曾经自信满满地想要征战世界,却在家庭与事业的双重磨损下,耗尽心力,脱下羽衣。

愿所有的中国女性,都能拥有昼夜、厨房与爱。

永远不囿于昼夜 、厨房与爱。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