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女性 情感生活

有些婚姻,没有毁于太穷,却毁于太富!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故事会

今年气候反常,九月还是如夏天一样的酷热,月底气温未降,却连绵下雨,里里外外都是潮湿的。几个月的酷暑加挣扎,让张敏的心颓废犹如一团腐肉,碰不得提不起,掩鼻绕步,退避三舍。

早上上班,堵在路上的时候,张敏无意中在朋友圈里看到一张照片,秋高气爽,金黄色的树叶在碧蓝的天地下独自灿烂。这个地方有点眼熟,看了看分享出来的位置,原来是禾木。

他们在十几年前去过喀纳斯,禾木和白哈巴,那时候这些景点还没这么有名,游人没有这么多,民宿就是牧民的小屋,原始而质朴,团团还真的只是个抱在手上的肉团,而她和方彦辉还手牵着手,肩并着肩,自以为可以彼此依靠到永远。

红灯变成了绿灯,后面喇叭声一片,张敏发动了车子在黏糊糊的雨雾中前行,她心想,这个地方不能呆了,是时候该做一个决定。

到了办公室,张敏放下包,做了一杯咖啡,回来给方彦辉发了一条微信:“我同意离婚,今天下午四点民政局见。”

过了两分钟,方彦辉回复:“好。”

这个人一向惜字如金,这个时候,更是不肯多说一字。

那是假期前最后一天上班的日子,别人都赶着回老家,赶着去度假或者赶着去结婚,那么他们就赶着离了吧。

下午开会加堵车,等张敏找到方彦辉的时候,已经四点半。方彦辉板着脸说:“张敏,你什么时候能有点时间观念!这辈子,你能不迟到一次吗?”

她抱着胳膊说:“不能。不过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这句话把方彦辉翻江倒海已经准备好的咆哮一下子都呛了回去,是啊,来离婚,真是最后一次。

离婚窗口空着,工作人员象征性地问了几个问题,他们已经分居几个月了,对于财产和孩子的归属也没有争议,十分钟就办好了手续。

他们一起走到大厅门口,毕竟一起结了一次婚,生了一个孩子,去了很多地方,买了几套房子,赚了好些钱,从此就要一别两宽,生老嫁娶毫无干系,心中总归有些怅然。

此刻要是说:“后会无期”,有点矫情,要是说:“回头再见”,又太奇怪,他们停了一刻,什么也没有说,各走各的路。

到家还不到六点,张敏想了想,给团团发了一条微信:“团团,今天爸爸妈妈离婚了。”没想到在英国的团团居然没有睡,秒回:“妈,别怕你有我,我永远爱你。”

张敏在静悄悄的屋子里转了一圈,近三百平的房间里摆着各式各样记录过去的东西,让她有灭顶式的窒息。她急需找一个有阳光的地方摊开晒晒,最好有干爽的风吹过。

她打开手机查机票,国庆期间的机票巨贵无比,张敏一开始还凭本能试图找个便宜的目的地,突然间她苦笑了起来,要多少年她才能学会像富人一样的生活,不再畏畏缩缩地算钱?

她是过过苦日子的,和方彦辉一起。

张敏遇见方彦辉的时候,他们都刚刚大学毕业,飘到这个城市里闯荡。方彦辉是张敏室友男朋友的好哥们,室友第一次和男朋友约会,心里不踏实带着张敏去了,没想到对方也带了方彦辉,四个人一起去公园疯跑了半日。

然后,室友和男朋友处了两个月,分手了;张敏和方彦辉处了19年,离婚了。

他们很快就同居了,因为靠在一起的心更踏实,更因为两个人住一起,比一个人更节省。那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只有穷。他们一起买菜一起做饭,发了工资就吃得好一点,有了假期就一起去穷游。方彦辉练成了一幅绝技,总是能找到最便宜的机票和酒店,他们去了很多地方,浪迹天涯。

方彦辉没送过什么礼物,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送了一朵玫瑰花给张敏。被催熟的花,两天就垂下了头,那么香那么美,那么贵,怎么能浪费?

第二天,张敏炒菜的时候,把玫瑰花瓣炒了进去。都说玫瑰香甜,其实新鲜的玫瑰花入嘴是苦的,方彦辉边吃边咧嘴,吃了勺老干妈才把苦味压了下去。他们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年轻不觉得苦,两个人蜗居在十平的房子里,没有凳子,进门就上床。人生不过就是饮食、男女、爱情和憧憬,房子虽陋,但是欢声笑语,原来这种温暖就叫幸福,只不过当时不明白而已。

这还不是他们最穷的日子。后来方彦辉辞了职,自己做公司,每天十几个小时超负荷的工作,赚得总是没有赔的多。有三年方彦辉不但拿不出钱,时不时还要拿些钱进去周转。

那几年,张敏从来没有买过衣服,都是捡着闺蜜不要的。张敏是公司最拼命的员工,她太需要这份工资,撑着她和方彦辉的生活。所有人都骂她傻,她觉得自己不傻,因为她有方彦辉。

在一起的第六年,他们结了婚,因为张敏怀孕了。他们匆匆忙忙领了证,没有婚礼,没有婚纱,没有戒指,拿了结婚证,他们赶着去领准生证,因为下午张敏要出差。

方彦辉的哥们儿告诉张敏,当晚方彦辉喝得酩酊大醉,跪在花坛里边吐边嚎啕,“这个女人,我这辈子一定要对她好。”

他们灵里肉里真真实实地爱过。

是孩子给方彦辉带来了好运,他的公司慢慢走上了正轨。没几年从入不敷出,变成收支平衡,然后公司变成了一台巨大的机器,每天往外喷射人民币。

原来赚钱如勘油,也许一辈子都找不到那口油井,但是只要找准了地方,赚钱真的很容易。

钱刚来的时候,是兴奋,是满足,是一种泡在热水里慢慢舒展的摇曳。钱真的是好东西,可以买到全世界最疯狂的欢愉。

他们买了钻戒,买了车,买了房子,买了所有能认得出来的名字的牌子的东西,然后又买了更大的钻戒,更快的车,更大的房子。

张敏并不想放弃自己的工作,没问题。他们找了最好的保姆加司机,送团团去最好的私立学校。张敏自己连滚带爬,自己做到了大公司里的几十个人,核心部门经理。

四十岁的时候,他们是外人眼中风光无限的模范夫妻,有钱有地位有家有孩子,相得益彰,交相呼应,世上最美好的夫妻不是藤缠树而是阴阳鱼。

但只有他们知道,他们不是。

在没钱的那些年,他们确定无比,他们不幸福的根源都是因为没有钱。无论是在吵架前的狂风暴雨,或者吵架之后和风细雨,所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可以归结到,总有一天,有了钱就有会有幸福!

有了钱之后,他们彼此送过各种各样贵重的礼物,鸽子蛋大小的钻戒,敞篷的跑车,定制的礼服,刻了名字的手表,江边三百平米的房子,还有一艘叫“圆圆”的帆船。

把一杯水送给沙漠里快要渴死的旅人,能救人与浮屠;把一杯水送给大海里的美人鱼,压根看不见。

两个人在一起,没钱的时候,钱是唯一的问题,等到有了钱,一切都成了问题。在这个消费的社会里,钱能买到一切有标价的商品,钱买不到所有没有价值的情绪。

他们越有钱,走得越远,越疏离。没有钱的时候,不得不向生活低头,有了钱了之后,我凭什么低头?

每个人都是在自己领域里面杠杠的强者,一山容不下二虎,没有缓冲,只有硬碰硬的对峙。理论上是心是软的,而是事实上,心是一块剔透的水晶玻璃,碎了就是碎了,补起来还是碎的,斑斑驳驳,惨不忍睹。

世上,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钱是魔鬼的照妖镜,镜子里面红粉佳人皆成骷髅。

原来,同患难,风雨兼程一起吃苦,比同享福,开怀大笑纸迷金醉更加紧密。

原来,这世界上有些婚姻,是会被钱多了撑死的,而不是被钱少了饿死的。饿死,是能力问题,撑死,是管理问题。

原来,人心是比钱更难搞定的东西。要知道,早点晚点赚到的都是钱,可是感情错过了,就不会再回转。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