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女性 情感生活

巴黎圣母院的一把大火,烧出了爱国键盘的原形

(来源:油炸绿番茄)

昨天一醒来,就看见了巴黎圣母院被烧毁的消息,心猛地震了一下。

视频里高耸的塔尖轰然坠入火海,若不是4月1早已过去,差点就以为是愚人节的特效。

虽然都在引用白居易的那句彩云易散琉璃脆,可我们总还是以为美会是永恒的。

还好结果不是最糟,文物抢救出来了,卡西莫多的钟楼也保住了。

不能苛求每个人都保持整齐划一的悲痛与惋惜,你与它情感的联结越深,悲伤也就越深。

你在它的身边长大,是一种情感,见过它,是一种情感,在文学里读到它,是一种情感,至于你只是听过它的名字,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过,情感便又淡漠了一层。

痛或不痛,都是正常的情感。

但最惊呆我的,是一群人扯出了圆明园,叫嚷着报应,活该,恨不能跑去放一挂鞭炮庆祝。

“法国人现在知道我们当年的感受了吧?”

甚至还有人冷嘲热讽悲伤的都是圣母。

脑子没毛病吧?

一个天灾,一个人祸,相隔一百多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却被畸形的家国情绪给尬联了起来。

这要是报应,那全世界的灾难都可以归为报应,而且一切报应都报在了最无辜的百姓身上,请问何爽之有?

微博还有个加V的道士发帖说5991座自己国家的土地庙被拆,比不上外国一个失火的建筑,骂中国人都喜欢自轻自贱。

他说的土地庙,长这样:

当地居民维护自己的风俗和信仰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它们跟历史艺术文化统统都不沾边,和巴黎圣母院没有任何可比性。

一个北京人可能会坐十几个小时飞巴黎看圣母院,但是绝无可能坐几个小时火车来高邮拜土地庙。

它们只属于高邮,不属于全人类,外地人不关心不是很正常,跟自轻自贱又有哪门子关系?

道德的大帽,能不能不要这么轻轻巧巧就扣过来。

况且圆明园被烧毁的时候,每一个有良知的法国人也都愤怒好吗,这同样是全人类不可估量的灾难,

法国任何一个热爱艺术,了解历史的人,都不会原谅他们祖上的侵略者,他们同样感到耻辱。

雨果就曾致信法国总统,悲愤地写下:

有一天,两个来自欧洲的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洗劫财物,另一个强盗在放火。似乎得胜之后,便可以动手行窃了。他们对圆明园进行了大规模的劫掠,赃物由两个胜利者均分。

这不是圣母,这是基本的人性。

我没听说哪个真正热爱历史文化的人,会将国与国的边界分得门清。

美军当年准备投原子弹的时候,梁思成建言要保住京都奈良,国耻家恨的归国耻家恨,但文明是全人类的。

对外国文明漠视的,对自己国家的同样重视不到哪里去。

中国没保留下来的,何止一个圆明园,往近点说,北京的旧城墙,往远里说,阿房宫,大明宫,后人毁掉前人的,不计其数。

喷子的逻辑里,外国人的事我们不关心,自己的家事也不用介意,但是外国人欺负我们的,就要一笔一笔记下,然后用键盘报复回去。

他们只是假装心疼圆明园。

这种民族自卑心理,看到外国出事了就暗戳戳心喜,简直像阴沟里的老鼠。

我想起了济南的老火车站被拆除时心里的痛,我是在火车站旁长大的,它承载了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

这座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哥特式建筑群,由德国建筑大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打造,曾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见过的人都知道它有多美。

赫尔曼非常爱自己这件作品,直到他死后,他的后人每年还会来这里义务保养维护。

他的儿子听到火车站拆除的消息后,发誓从此不再踏足济南。

至于拆掉的原因,既可悲又可笑,因为济南一名身居要职的官员称,老火车站是殖民主义的象征,看到它就会回想起中国人民那段受欺压的岁月。

是不是跟如今这些键盘党逻辑真是如出一辙?

别再说什么言论自由了,还好他们也只是“言论”自由,掌握那么一丁点权利都会非常可怕。

一个真正爱国的人,首先应该是善良的,体面的,走到哪里都能赢得同胞和外国人尊重的。

别再给“爱国”这俩字招黑了,你们不可能爱国,你们谁也不爱。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