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女性 情感生活

车祸降生“奇迹宝宝”:叔叔奶奶因钱反目

新浪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红星新闻

原标题:三年前的“奇迹宝宝”:如今叔叔奶奶因钱反目,每年例行复查难续

2014年3月18日,川籍农民工赵廷远、段利容夫妇在厦门发生车祸,当场死亡。段利容腹中胎儿受挤压破腹而出,滚落路边,经社会各界爱心接力,这个非正常生产的婴儿得以救活,被称为“奇迹宝宝”,后取名赵平安。

“奇迹宝宝”事件发生后,社会各界为赵平安捐款1356772.81元(未含支付医疗费4万元);赵家获得保险公司及车祸责任方赔偿款70多万元(另段利容家属60多万元)。

失去父母后,年逾60的奶奶肖开兴成了赵平安的第一监护人,叔叔赵廷超成为第二监护人,爱心善款由厦门红十字会和慈善总会监管,每月支付孩子生活费,医药费等大宗开销在善款中报销。

原本以为“奇迹宝宝”赵平安和姐姐赵薇会在社会各界关怀下健康成长,但因为一个“钱”字,如今奶奶肖开兴与叔叔赵廷超反目成仇,形同陌路,赵平安姐弟俩被奶奶带回老家,而得不到有效照管。

一场“逃离”

“奇迹宝宝”住进了老家土坯房

2014年12月9日一早,赵廷超发现母亲和侄儿不见了。原本拟于12月10日,在厦门举行的以赵平安故事为原型的电影《奇迹宝宝》新闻发布会暨开机仪式也无法成行。

面对媒体,赵廷超一时难以解释。12月10日,赵廷超给记者打来电话,求助说母亲肖开兴和侄儿侄女失踪了,他还报了警。

记者驱车数小时赶到其老家——四川泸州合江县自怀镇龙田村三组,发现肖开兴和赵平安姐弟已平安返家。对于回家原因,肖开兴说是在福建“呆不惯”。 

当时,赵家的土坯房墙角都已被水泡软,家里灯光昏暗,卧室里阴暗潮湿,散发出一股腐败的味道。因担心房子不安全,肖开兴带着孙儿暂时借助在赵家三哥赵朝品家。

经沟通,肖开兴答应按时带赵平安到厦门医院复查,赵廷超也表示将在过年时返家盖房子,将老家的土坯房进行彻底翻修,以策安全。

记者2017年7月18日上午,红星新闻再次赶赴其老家,发现房屋多处已现裂缝,部分墙体出现倾斜迹像。 

记者在门外叫了好几声,肖开兴才从左侧土楼探出头来。肖开兴告诉记者,她正在顺整家里的东西,“把豆子、粮食等搬到赵廷超家楼上,我要修房子。”

她表示,这房子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盖的,“房子确实不能住了,说不定哪天就垮了,埋了我们祖孙仨。” 

肖开兴把三岁的赵平安从邻居家抱回,红星新闻记者看到:赵平安连鞋子也没穿,脸上还挂着鼻涕和泪迹。

走进赵家院内,地上很多鸡粪,猪圈里养着猪,散发出臭味;灶房黑得不能视物,即使打开电灯,也很难看清东西。堂屋的破旧餐桌上,放着吃剩下的饭菜,散发出酸味。

“我们穷得很,电灯都点不起”,肖开兴说。

起因

肖开兴:儿子不拿钱,倒喊我去借钱

时隔三年,肖开兴向红星新闻讲述了她带赵平安姐弟连夜离开福建的原因。

2014年10月,赵平安因为严重创伤留下脑积液后遗症,厦大一附院建议到北京手术。

“在北京,赵廷超就不拿钱出来给孩子治病,倒喊我想办法去借钱。”肖开兴谈及此处,声泪俱下。“我一个不识字的农村老太婆,去哪里借钱?”

眼看赵平安病情一日比一日更甚,自称走投无路的肖开兴,开始找人借钱。

肖开兴名下尾号为4633的储蓄卡显示,2014年10月17日有一笔来自合江自怀的汇款2万元。肖开兴告诉红星新闻,这是她找老家邻居丁某借的2万块钱。

11月5日,该卡又有一笔43618.53元的“他行来款”。肖开兴回忆,这笔钱是在北京治病后,向厦门市红十字会报账的收入。

“赵廷超不但不拿钱治病,还埋怨我没把赵平安带好。”肖开兴说,在北京看病期间,儿子连包都不会帮她拿一下,还像教育娃儿一样骂她这个当妈的。

从北京返回漳州后,母子俩矛盾日益加深,“赵廷超经常找我拌嘴,我在福建度日如年。”

于是,在侄女的接应下,带着赵平安姐弟,赶在赵廷超下班之前“逃离”了锦宅村。

回应

赵廷超: 逼母亲拿钱是因为她放高利贷

7月20日,红星新闻记者赶赴漳州角美镇锦宅村。赵廷超坐在租屋的小桌边,正在吃午饭。

“奇迹宝宝”事件前,赵廷超和老婆张高红都在锦宅对面的水泥管件厂上班,为照顾赵平安和协助处理车祸善后事宜,赵廷超夫妻俩先后辞职。目前,赵廷超在帮一个私人老板开铲车,月薪5500元。

说起母亲,赵廷超也是一肚子的气。

“她不是没钱,她手里至少还有三十万现金。”赵廷超表示,母亲一生节俭,舍不得吃舍不得穿,难以理解她把钱攒起来做什么?

“根据和厦门红十字会、慈善总会签订的协议,赵平安就应该留在漳州生活。一来是方便医院复检,二来是方便‘两会’及爱心人士爱望孩子、监督我们的监护过程。”

赵廷超说,自己虽然是第二顺位的监护人,但他同样有责任,尤其是母亲不识字,可能会达不到监护抚养要求的时候,他更有责任。但是,母亲执意带孩子离开,这给包括他在内的很多人出了难题。

赵廷超告诉红星新闻,第一次去北京,之所以逼着母亲拿钱,是因为母亲把之前的存款借给别人收取高利息。 

“我担心她血本无归,这才以给孩子治病为由,逼着对方还了她两万。”

曾一直参与处理车祸善后事宜的赵家幺叔赵朝清也表示,肖开兴自己曾经说过,借了一笔钱给别人没收回来,但具体收多少利息,肖开兴并没有说。

赵廷超说,治病不足的部分,由他垫付,而此后厦门红十字会报账的钱,又全部打在母亲卡上。

赵朝清告诉红星新闻,此前家人就曾因钱账起过纠纷,他也参与了调停,并根据这些年来的收支票据,帮赵廷超理了一个详细的账目,“钱怎么花的,去了哪里,都有记载,清清楚楚的。”

赵朝清认为,赵廷超这些年的开支,没有问题。但是账目本,被赵廷超锁在了合江家里,一时拿不到。 

2016年9月,赵平安因后额发现水肿,再去北京住院。此次动用了肖开兴的赔偿款,为此赵朝清专门写了个情况说明:“动用肖开兴12万开支后,如实结算,报销的经费打肖开兴户头上。”赵朝清、赵廷超及龙田村三组组长宾玉辉等分别签字捺手印。

红星新闻注意到,赵廷超在北京取款的银行凭条上,均有母亲肖开兴的签名及手印。“一共取了13万,除了治病,还有7万多在我这里。”

钱多惹祸

亲人反目成仇

儿子偷偷收了7万元?赵廷超和肇事司机否认

据肖开兴介绍,70多万元的赔偿款中,有12.4万元是肇事司机郭建财家属以现金形式支付,这笔钱存在她的卡上。

从肖开兴提供的银行流水账单上可以看出,该账户于2014年04月29日存现金11万,第二天取走了5万,同年05月11日又取走5万。

此后保险公司的赔款分两次打入,也很快取走。

另有两笔共计七万余元的款项,肖开兴说不清楚来历,这也成为母子心生芥蒂的另一诱因。肖开兴怀疑,赵廷超向肇事方出具刑事谅解书,暗中收取了一笔钱。

肖开兴说有人给她分析,赵廷超悄悄从对方手上拿到的钱远远不止七万多,而是高达二十多万元。

“有次家里开会,有人拿此账单质问赵廷超,他说不出个所以然,但同意给我五万。”肖开兴据此认为,赵廷超背着她还有很多收入,甚至赵廷超近年买房、买车的钱,全是跟赵平安父母车祸有关。

说到激动处,赵廷超从屋里抱出一堆资料、票据,以证清白。

赵廷超回忆,其中有笔五万元的款项,是北京某媒体组织募捐的善款。他答应给母亲的五万元,也即此5万;而另一笔2.3万元来款,他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对于母亲的怀疑,赵廷超表示非常冤枉,也很气愤。“这都是那些没借到钱,又心有不甘的人,在背后使出的坏招。” 

赵廷超说,自己和老婆打工十几年,好歹也有些存款,原计划在老家盖房子,结果因地基扯皮,他才在合江买的房;而车只是台八九万块钱的国产汽车,还跟老板借了些钱。

但当晚肇事司机郭建财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第一是赵廷超没向他索取过钱财,第二是他家没有私下给过赵廷超任何钱财。 

母亲放“高利贷”?肖开兴总说没钱

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得知,保险公司于2014年05月15日,将627230元打到了肖开兴尾号为4633邮政储蓄银行账户上。

5月21日,分两笔从肖开兴账户中取出62万,存入赵廷超尾号为1299的邮政储蓄银行账户,是为一年期定期存款。

母子俩及赵朝清皆证实,钱存在赵廷超户头上,但存折由肖开兴保管,赵廷超掌握着密码。

“母亲多次逼我拿钱,就是让我把密码也要交给她。”在赵廷超看来,之所以走到今天这步,都是因为钱多了惹出来的事端。

“不仅母子成仇,我跟好多亲戚也成仇了。”赵廷超告诉红星新闻,三年前赔款刚下来时,就有亲戚找上门借钱,开口就是30万。“这钱是我哥哥嫂嫂拿命换来的,也是留给孩子们救命的,我和母亲都只是代为保管,哪有权力外借?”

赵廷超说,因为拒绝借钱,以前跟他走得很近的亲属,直接断了来往。“他们暗中离间我们母子,还把母亲孩子接走。” 

赵廷超之所以不敢借钱出去,一是怕借钱容易收钱难;二是怕此口一开,借钱者纷至踏来,几十万块钱根本不够借。“借给这家,不借给那家,左右都不是人。”

赵廷超还担心一个问题,就是母亲拿到钱,又会放“高利贷”,资金安全难以保证。

在龙田村采访时,肖开兴绝口未提“放贷”一事,对于盖房子她也总说“没钱”。面对追问,肖开兴否认曾经借钱给别人,并称儿子的话不能信。

红星新闻了解到,目前厦门慈善总会和红十字会每月给两个孩子的生活费是每人1000元,两个孩子的孤儿补助金由合江县民政局支付,每月共1300元。加上农村老人补助金,肖开兴每月有固定收入3300余元,赵薇的书本费等由民政部门另付。

矛盾激化

“奇迹宝宝”例行复查难续

随着矛盾的日益激化,肖开兴不愿带赵平安去厦门,担心一到厦门就脱不开身;赵廷超也不愿回合江,“来回接他们一趟,自己耽误工作不说,还要花自己一千多块钱,关键是还要被他们冤枉。”

赵家母子结怨,似乎已经很难调解。肖开兴认为,赵廷超之所霸着她和孙儿们的赔偿款60多万,是想等她哪天死了,钱就成赵廷超的了。

赵廷超则认为,如果母亲去世了,他作为第二监护人,必须承担起两个孩子的监护责任,但如果钱存在母亲户头上,他作为监护人想要使用这笔钱时,手续将相当麻烦。

赵廷超和赵朝清认为,目前以赵廷超名义开户存钱,肖开兴掌握存折,赵廷超掌握密码是最优方案。

“今年春节回家,就把所有账目和钱全部交给母亲,她爱怎么花怎么花”,经过两三年的折腾,赵廷超表示自己已经受够了, “我不管她了,难得找气受。”

但赵廷超同时表示,对赵平安和赵薇,他没有任何疏离。“我买的车也是七座,要带家人出去旅游时,也得把两个孩子带上。”

7月23日,赵廷超得知记者返回四川,又专门打来电话,请记者出面劝劝他妈。“赵平安该到厦门复查了,北京的复查也要每年做,直到孩子18岁。”

赵廷超认为,他的话,他妈不相信,或许记者劝说,还能有点效果,“毕竟这件事,记者们一直很操心,也帮了不少忙。”

但肖开兴回应说:马上要盖房子,没时间去厦门,也没时间去北京。

责任编辑:张迪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