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女性 情感生活

调查:60.2%受访已婚人士认为全职主妇对社会贡献大

中国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近日,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的热播引发了观众对于女性是否应该做全职主妇话题的热议。在这些讨论中,职业女性备受推崇,而全职主妇则得不到足够的认可。

2006名已婚人士进行的调查显示,26.9%的受访已婚人士赞同女性做全职主妇,46.2%的人不赞同。64.4%的受访已婚女性担心做全职主妇会让个人成长空间变小。60.2%的受访已婚人士认为全职主妇对社会贡献大。

受访者中,女性占58.4%,男性占41.6%。

60.5%受访已婚人士表示女性在丈夫收入高的情况下容易成为全职主妇

调查中,29.7%的已婚人士表示自己或妻子是全职主妇,70.3%的人表示不是。

河南省商丘市的林奕君(化名)在小孩快出生时辞职做了全职妈妈,“现在孩子4个多月了,我边带孩子边开淘宝店,打算淘宝店做得好的话就全职在家了”。

山东烟台的全职妈妈王小迪4年前刚怀孕就辞职了,“是我和老公共同作出的决定,因为当时我所在的单位在装修,害怕会对孩子不好”。

重庆大学硕士研究生刘雯雯(化名)小时候,父母曾在北京开了一家小饭店,她一直是姥姥姥爷照顾。“后来我上初中时学习成绩下降,爸妈就回老家了。从那以后,妈妈就做了全职主妇。她之后的生活基本就是围着我、我弟、我爸转,没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这也导致她在和我爸的婚姻关系中有点多疑,不太自信”。

女性在什么情况下容易成为全职主妇?调查中,60.5%的受访已婚人士表示是在丈夫收入高的情况下,52.9%的人认为是生育孩子、耽误职业发展的时候。其他情况还有:家庭成员需要照顾(46.6%),生育二孩、养育压力大(44.4%),跟随丈夫更换生活城市(34.7%),职业发展达不到心理预期(18.9%)和不想工作(16.2%)等。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马春华介绍,我国的全职主妇现在基本包括两类:一类是丈夫非常有钱,不需要妻子外出工作,妻子全职在家,家务和孩子都有其他人照顾。还有一类就是丈夫收入并不高,但孩子没有人照顾,而妻子工作收入也不高,甚至可能低于请保姆的费用,被迫成为全职主妇在家照顾孩子。这一批女性在孩子进入幼儿园后,往往会重返工作岗位。

成为全职主妇会对女性产生哪些影响?61.1%的受访已婚人士认为会使生活没有安全感,57.7%的人认为会与社会脱节,41.6%的人表示会对老公不信任。其他影响还有:对孩子期望过高(38.9%)、家庭地位下降(35.8%)和心理压力大(35.0%)。仅9.2%的受访者认为更能实现人生理想,7.7%的受访者认为生活会更自由。

重庆某中学政治教师肖敏(化名)认为,成为全职主妇会使女性与社会脱节,而且会让她对婚姻有一种危机感,因为不能和丈夫共同进步。

王小迪说,做了全职主妇后就整天围着孩子和家人转,没有自我了,也舍不得为自己花钱。“随着孩子慢慢长大,开始厌倦做家庭主妇。现在我正在学车,打算拿到驾照就去找工作。另外,孩子长大要接受更好的教育,家里也需要我这份经济收入”。

刘雯雯表示以后肯定不会做全职主妇。“我不愿意活得像我妈一样没有自我。虽然周围人都说女性太独立了会活得很累,可我觉得家庭主妇其实心更累。比起心累,我还是觉得身体上的累更能承受一些”。

64.4%受访已婚女性担心做全职主妇会让个人成长空间变小

调查中,26.9%的受访已婚人士赞同女性做全职主妇,46.2%的人不赞同,26.8%的人表示不好说。

林奕君觉得家庭是最重要的,孩子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挣多少钱都买不来孩子的童年,当然,能边陪伴宝宝边挣钱是最好的。林奕君的老公张涛(化名)很支持妻子做全职主妇。“男主外女主内是一直以来的传统,全职主妇对家庭的贡献和男性是一样大的”。

“带孩子太累了,比上班还累。上班的时候能把所有事处理得井井有条,现在整天和孩子打交道,感觉自己智商都下降了很多,说一件事得反应半天。也完全不在乎穿衣打扮了,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都是奢望。孩子小的时候,洗个脸都要抓紧时间,更别说化妆了。以前皮肤挺好的,现在天天给孩子洗尿布,手都变得粗糙了。”王小迪没结婚前,非常支持女性做全职主妇,但等到她真的做了全职主妇,就完全改变了想法。

肖敏觉得,女性要走出家庭,在家庭之外获得一分满足感。如果家庭中男性的收入确实比较高,能够养活整个家,女性可以稍微退一步,不用在事业上追求太高。但如果女性有这个能力,当然在兼顾家庭的同时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更好。经济独立才能思想独立、人格独立,才能获得自己和别人的尊重。“就算是做了全职主妇,自身也要保持进步,也要参与一些社会活动,培养一些兴趣爱好”。

“我尊重那些成为全职主妇的女性的选择。但是在我国现阶段的就业环境,以及相关政策框架之下,我不支持女性成为全职主妇。”马春华说,女性成为全职主妇,可能会对于儿童照顾有利,对于整个家庭有利,但是对于女性自身的发展,特别是职业发展是不利的。家务和儿童照顾是双方的责任,男性应该承担起来。国家也应该承担应有的责任,帮助女性平衡工作和家庭矛盾。

交叉分析发现,做全职主妇,64.4%的受访已婚女性担心个人成长空间变小,62.1%的女性担心人际圈子变窄,60.5%的女性担心失去个人经济来源。其他还包括:家庭话语权削弱(43.0%)、与老公没有共同语言(37.0%)和婚姻关系遭遇考验(25.5%)。

“身边回归家庭的全职主妇如果自己没有进步,丈夫出轨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了。”肖敏说,我国现在的舆论环境也好,法律政策也好,都没有给全职主妇足够的支持,她们实际上还是比较弱势的。

79.4%受访已婚人士认为全职主妇对家庭贡献大

调查中,79.4%的受访已婚人士认为全职主妇对家庭的贡献大,其中32.8%的受访者觉得非常大。16.8%的受访者觉得一般,仅3.8%的人觉得贡献小。

同时,60.2%的受访已婚人士认为全职主妇对社会的贡献大,其中20.7%的人认为非常大。30.2%的受访者觉得一般,9.6%的人觉得贡献小。

刘雯雯说,全职主妇并不好当,其实她们内心真的很坚强,可能要面对枯燥繁琐的家务、大男子主义的丈夫、不懂事的儿女等。如果可以出去工作,她们的工作能力并不弱。

肖敏也认为全职主妇对家庭和社会的贡献很大。“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如果家庭美满,孩子教育做得好,整个国家都是受益的”。

马春华说,相对而言,我国对于全职主妇的认可程度还不太高。首先是意识问题,认为女性在经济上不独立,完全依附于男性,最后只能和社会脱节,沦为“黄脸婆”;其次是对家务劳动和家庭照顾劳动等价值的不认可,认为只有劳动力市场的劳动才有价值;此外,也有缺乏政策支持的原因。日本的女性成为全职主妇的比例更高,但国家通过政策支持女性的这种选择,比如所有雇员的妻子(全职)也都需要加入养老保险,作为全职主妇的女性在一定年龄后可以获取养老金等。我国缺乏这类政策支持。从家庭地位上看,我国的全职主妇可能相对于日本地位也比较低,日本的全职主妇掌控着家庭的经济大权和日常事务的安排,但在我国很难做到这一点。

刘雯雯希望像建立社区医院一样,在社区建立一个全职主妇的娱乐场所,让她们可以偶尔跳舞、唱歌、插花、刺绣等。

“在北欧,由于各种福利制度的保障,女性可以更多地根据自己意愿选择生活方式:如果希望工作,那么有政府提供的长达3年的育儿假和高品质的公立儿童保育设施,也有强迫男性分担育儿责任的父亲育儿假等;如果希望在家照顾幼儿,可以享受育儿假、国家提供津贴等。”马春华说,这些都是我国可以借鉴的。

受访者中,初中及以下学历的占1.3%,高中的占6.3%,中专的占8.1%,大专的占29.6%,本科及以上的占54.8%。月收入在2500元以下的占2.7%,2500~5000元的占23.3%,5000~1万元的占53.0%,1万~2万元的占18.7%,2万元以上的占2.3%。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