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女性 情感生活

“单身女性应该拥有生育权”呼声越来越高

好奇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单身女性应该拥有生育权”的呼声越来越高,如今我们面对怎样的现实?

6 月20 日,一位名为李珺的上海律师向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法制司寄出一份《规范性文件审查申请书》(下简称申请书)。

李珺告诉《好奇心日报》,她做律师这么多年,寄信的当下,内心早有预期,这封信很可能石沉大海、不被理会,“ 但我还是相信个案会推动正义,很多事会一点一点改”。

李珺对现行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只规定“夫妇” 才有人工生殖的权益提出质疑,她认为这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等法律。

在申请书里,她针对一些细则提出明确要求,尤其允许使用的身份问题:……并同不育夫妇签署相关技术的《知情同意书》和《多胎妊娠减胎术同意书》……中的“不孕夫妇” 删除,改为“夫妇或非婚女性” 。此外,针对相关证明文件中“不育夫妇的身份证、结婚证” 应删除,改为“夫妇或非婚女性的身份证”,将“婚姻证明” 删除等。

“(规定)导致非婚女性和无法在中国合法登记结婚的女同性恋群体无法合法地使用人工辅助生殖技术进行生育,也无法使用冷冻卵子的技术来保障自己的生育。从而造成单身女性和女同性恋群体在国内通过地下非法途径获得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或者前往国外生育或冷冻卵子,从而花费更多成本完成生育行为或保存生育能力。” 此为申请书上的其中一段陈述。

李珺毕业于上海政法学院,2011 年取得律师执照,目前执业7 年,长期关注民事与计划生育等案件。她说最近发现越来越多单身女性有生育上的需求,有女性现在没有结婚生育,但希望像购买保险一样,现在冻卵。不过,由于没有婚姻,就无法通过人工生殖的方式行使基本人权——生育权。

“对我来说,现在会去争取冻卵权益,就是从计划生育政策下来的。当你限制一个人生孩子,那就是对人权的限制,其次,要求女性必须结婚才能生孩子,就是对这个权利细化上的要求。” 李珺补充过往家族的经历,让她意识计划生育的不合时宜,“以前家里有亲戚意外怀孕,但因为考虑到计生费用以及对工作影响,也有亲戚根据计生要求上环后却怀孕,因为带环怀孕怕对孩子有影响,最后不得不放弃孩子。”

1。几乎所有争取单身女性冻卵权益的人都会提到徐静蕾,李珺也不例外。

2015 年演员徐静蕾公开自己两年前到美国冷冻9 颗卵子的经历,当时41 岁的她,对着公众说了一句至今仍广为流传的话:“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李珺说徐静蕾的新闻,正是突显现行法令与制度的荒谬性,“为什么在国外冻卵很平常,有人会说因为国外比较开放,但不是啊,国外的生育权也是经历过很多变更”。

巧合的是,就在徐静蕾公开冻卵经历的同一年,李珺接到一位来自广东省东莞市的35 岁未婚妈妈的委托案。

这位未婚妈妈意外怀孕,后来与男友分手了,没有结婚,却因为条件不符无法在当地派出所为孩子上户。

她找上李珺打官司,案件进行地相当快速,才一个多月就结案,结果也是好的,孩子可以上户。但李珺透露这个过程受到百般刁难,“从立案开始,计生部门、街道办和居委就找上门,因为她一直没有上户口,所以就接到威胁,说要罚好几十万,对于一个单身女性来说,这个价格很高昂,还有很多其他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2015 年中国政府尚未开放二孩政策,计划生育政策并没有放宽,并且不少省份依然把计生政策与户籍绑在一起,以东莞市来说,未婚妈妈如果想替孩子上户就需要一些证明,比如计生证明,受处罚的要有缴纳罚款的证明、结婚证、裁判文书等。

湖北苗族姑娘张晴(化名)是一名单身妈妈,现在32 岁,有一个2 岁大的儿子。

2015 年,她意外怀孕,决定生下孩子。起先,她计划在经营旅舍的地方,也就是湖南省,生下孩子,但她问医院,医院说如果没有结婚与准生证,就不会帮她的孩子开出生证明。

没有出生证明,就意味着接下来孩子无法上户、上学。

“后来我就想到回去湖北老家,毕竟我是少数民族,我猜可能会有一些政策”,张晴告诉《好奇心日报》,她后来听一位在当地负责落户工作的高中同学说,湖北省有项新政策,计生与户口没有绑在一起。“只要你是湖北医院出生的孩子,不管你有没有结婚证,他都会提供出生证明,有了这个出生证明,你就可以上户口,所有事情都变得非常简单” 。

张晴顺利生下孩子之后,生活起了不少改变。其中关于经济问题,也是身边不少同龄单身女性会考量的问题。

张晴因为经营旅舍,整体经济状况还算是宽裕,足够母子生活,但并不是每一位单身妈妈都像张晴一般拥有养活两人的经济能力。在这种时候,如果社会的支持系统没有相对应的配套措施,生活很容易会陷入困顿。

根据统计,美国的330 万的低收入户当中,有50% 是单身女性,他们当中不少都有孩子。

2。

2015 年12 月31 日,国务院办公厅颁布一项新政策《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当中明确提出禁止设立不符合户口登记的前提条件。第二条第一点指出“非婚生育的无户口人员” 可提出哪些证明文件上户。此政策发布之后,部分省份很快就落实,例如湖北省。但依然有些省份没有第一时间跟进。

2016 年1 月1 日,中国政府全面实施二孩政策,明确规定生育二孩以内的不需要办理准生证,民众只要到居住地或是户籍地的计生部门登记就可以生育。

以上海市来说,现行的本市户口落户规定就明确写着:“ 非婚生育子女报出生”,当中附上几项必备的文件审核,例如“父母的居住证”、“父母的结婚证” 与“出生医学证明” 等等。

李珺知道替未婚妈妈争取权益,与替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权并不一样,但这是她寄出申请书的重要动机,“我知道这两个概念不一样,但要实践生育权的方式之一就是让女性可以冻卵,我没办法一下子把太多概念推出去,因为未婚生子在中国传统观念会觉得是很不好的一件事,所以我就着手小的方面,只能各个击破。”

根据《中国日报》的报导,李珺的申请书寄出一个月后,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卫健委)接受采访表示,“现行有关法律并未禁止单身女性生育,卫健委将加强调查研究,逐步凝聚共识,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措施,切实保障女性生育、就业和职业发展权益。”

不过,李珺告诉《好奇心日报》,针对申请书的具体请求,至今都还没有收到官方回复。她表示,接下来会依据官方的回应(或不回应),寻求正规法律途径,并且研究能否从复议角度得到回复,因为规范性文件审查的规定并不多,只能尝试从多角度寻求回应。

不仅李珺意识到了单身女性冻卵的需求,今年三月《好奇心日报》也曾报导过一位名为展滢滢(化名)的女性,寄信给吉林省人大代表的过程,她也是为了争取单身女性冻卵的权益。

信件中,展滢滢写着:“当我了解到国内不允许非婚女性使用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失望和伤心,我觉得自己因为没有结婚而被歧视,被剥夺冻卵的可能性,这真的非常不公平”。

无论是李珺还是展滢滢,她们的呼声都显示出中国单身女性群体日渐增加的需求,其中当然包含生育权。

3。 中国正迈入“超单身社会”了吗?

2017 年6 月中国民政部公布《2016 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婚姻部份显示出一个明显的事实——中国的结婚率开始走向负成长。2016 年依法办理结婚登记的夫妻为1142.8 万对,相比前一年下降6.7%。

从2013 年,中国的结婚率就已经不再保持正成长,而是逐年下滑,与此同时,离婚率从2009 年就开始逐年增加。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7》的所显示的抽样调查数据显示,15 岁以上的人口当中,全国965321 人,未婚人口占18.9%,其中男性488944 人,女性476376人。

尽管以上人数不是实际人口数据,但光从未婚男女占总人口18.9%,就可推估实际人数还是相当可观。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对BBC中文表示,中国社会单身的趋势在上升。女性要求婚姻自主、自由的呼声也越来越强,越来越关注这些话题,“过去好像每个人都要结婚,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但是现在许多人主动选择单身,这在中国是罕见的变化”。

早前也有不少媒体曾报导过,中国现下有2 亿名以上的单身男女,整个社会进入一波单身大潮当中。

这股大潮并不是中国的特殊现象。

美国作者丽贝卡·特雷斯特(Rebecca Traister)于7 月出版的一本新书《我的孤单、我的自我:单身女性的时代》,引用美国人口资料局的一份报告,表示美国已经正式进入了所谓的“大反转” 时代(a dramatic reversal),意思就是:单身女性的数量(包含无婚史、丧夫的、离异的、分居的)在美国历史上首次超过了已婚女性。

美国成年人当中,34 岁以下没有结过婚的人口数占总人口数的46%,才不到10 年的时间,这个比例就上升了12%。这说明一件事,如今30 岁以下女性,会结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有20% 左右的美国女性会在29 岁之前结婚。在1960 年,这个比例可是将近60%。

2017 年4 月《朝日新闻》引用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调查数据,2015 年50 岁之前从未结过婚的日本男性比例为23.37%,女性比例为14.06%,相较于2010 年的调查数据显示,男、女分别增加了3 个百分点,成为历史新高。

此外,日本知名广告与调查公司“博报堂”的调查则显示,日本男性的“终身未婚率”到2035 年将接近30%,女性接近20%;到2035 年日本15 岁以上人口中,会有4805 万是单身者,有配偶者约为5279 万,即约有48% 日本人会过单身生活。

这使得日本社会近年来多了一个词来描述此现象——超单身社会。

“超单身社会” 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重新定义我们的日常生活,这除了直接冲击传统婚姻制度之外,晚婚、晚育的情况也会影响到人们对于人工生殖技术的需求。

今年7 月,携程旅游宣布将为中高阶女性管理者提供10 万至200 万人民币,让她们能享有冻卵等高科技人工生殖生育的福利。

携程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表示:“公司提供辅助生育福利是为了解决育龄女员工的后顾之忧,帮助她们在事业的黄金期能够充分享受投入工作的过程,同时,也不耽误她们对下一代的培育。”梁建章亦是中国著名的人口学家。

不只携程,更早以前Facebook、Google、苹果等大型科技公司也都提供给女性员工类似的福利。

2012 年美国向大众开放冻卵的临床应用。《纽约时报》去年引用美国辅助生殖技术学会(Society for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的数据,当中表示加州的51 个相关诊所里,有33 个为中国客户提供客制化服务,比如中文文件和中文网站,以及说汉语的员工。时任会长凯文·杜迪博士(Kevin Doody)也说2009 年至2014 年间,美国的冻卵周期数从568 个上升到了6165 个。

此前《南华早报》曾报导,近几年亚洲的冻卵需求大量增加,加速国外的人工生殖机构的发展,这些需求分别来自不孕夫妇、晚婚妇女,此外就是生活方式与传统婚姻有差别的人。

然而,根据中国卫生部门所公布的数据,2016 年在中国进行人工生殖的人口将近50 万人,与实际需求量落差相当多。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生殖中心一名主任表示:“中国的需求非常多,但这里完全处理不了”。

越来越多中国人到海外冻卵或进行人工生殖,尽管对于“生产旅游业”的确切数据尚不清楚。但前瞻产业研究院也提供了估计的经济规模, 2017 年中国人对人工生殖辅助技术消费上升了22%,达到14 亿美元。

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艾里克·克里南伯格,2015 年曾出版一本《单身社会》探讨单身大潮接下来会如何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他认为这不仅会改变人们对自身和亲密关系的理解,也会影响着城市的建造和经济的变革,甚至改变了人们成年的方式,同样也改变人类老去甚至去世的方式。

然而,面对这样新型态单身生活,人们知道多少。

今年六月,《锵锵三人行》两年前的某一集节目内容,因为事关单身女性的问题,突然间又受到网友关注。这是现年47 岁的俞飞鸿做过的访谈。

节目中,主持人窦文涛问俞飞鸿,“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来一直单身到现在呢?”

俞飞鸿回应:“我不觉得单身或婚姻对我来说是特别困难的选择题,我觉得哪个舒适就处在哪个阶段。“ 随后她又补充:“我身边很多朋友,我觉得他们精神世界很丰富,当然他们是男性,我觉得这个不能单独把男性与女性分离开,女性单身就会不正常吗?我不觉得”。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点击进入专题:
凭什么女性不能独立行使生育权?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