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女性 时尚八卦

影响世界影坛的阿涅斯•瓦尔达:隐藏着一颗叛逆心的25岁少女

她是摄影师。以摄影起家,拍摄过家庭和婚礼,也做过舞台摄影和新闻摄影。

她是影响了世界影坛的法国新浪潮教母。在无任何学习和拍摄电影的经验的情况下,瓦尔达凭借自己的好奇心与天赋开始了自己的电影生涯。

她是包揽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戛纳电影节金榈奖、柏林电影节金摄影机奖等多项大奖的重量级导演,以其独特的女性视角以及率真鬼马的性格为世人带来了数不胜数的优秀作品。

同时,她也是一位留着蘑菇 头的慈祥老奶奶,无论她在多大年纪,都留有一颗少女心。

她就是72届戛纳电影节主题海报的致敬者——阿涅斯·瓦尔达  

以独特的女性视角拍摄多部电影,她是个超酷老奶奶

阿涅斯·瓦尔达1954年自编自导第一部剧情长片《短角情事》,当时瓦尔达对电影了解得不多,对摄影器材也一知半解,但她对拍片的狂热和旺盛的创作力,却从一开始就令人惊艳。处女座《短角情事》的推出,就被视为法国新浪潮的先声。其对女性刻画上的传统风格,影响了以其为首的一代新浪潮导演。

在接下来的十几年,她导演了多部女性题材的剧情片。作品通过其独特的女性视角以及细腻的刻画手法,真实地反映出女性在社会中的生存现状。

在她的电影中,女性角色不仅仅是被凝视的客体,同样也试图成为世界的中心。这种富有张力的刻画女性角色的手法在她的《五至七时的克莱奥》(Cléo de 5 à 7)与《天涯沦落女》(Sans toit ni loi)两部知名作品中尤为突出。

在作品《五至七时的克莱奥》中,导演将美丽流行歌手Cléo Victoire等待癌症报告期间濒临崩溃的心理状态刻画得细致入微。这部影片真实地展现了男权社会下女性身份认同的危机,同时积极探索女性的自我价值以及存在意义。“所有女性隐藏着一颗叛逆的心。”瓦尔达曾对《天涯沦落女》的女主作此评价。 

在另一部作品《天涯沦落女》表达的内容却不如之前那样充满希望。导演通过人物细节的刻画以及情节的设计为女性美丽的躯壳下注入鲜活的灵魂,结合演员复杂和精巧的演技将人物的全貌完整地展现在了观众面前。

由他人口中的细枝末节拼凑出的角色均向人们抛出了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才是女性真实的自我?

回顾自己的一生,她说自己就是影像的拾荒者,电影是家,她想她一直都住在里面。对于影片的狂热,她是确实是一个超酷的老奶奶了,对于生活也是如此。 

比如 60 年如一日的娃娃头、波点衫,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88岁高龄之时,还拍摄了电影《脸庞,村庄》,这部电影倍受好评,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摘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的电影。最终瓦尔达获得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女性导演。

在奥斯卡的午宴上,瓦尔达没有现身,却放了一个人型纸板。大家都争着和纸板奶奶合影。

她又给大家开了个玩笑。

90岁了,她还是一个好奇宝宝

瓦尔达很喜欢旅行,她说现在年纪大了,脚步放慢了许多,但对世界还充满着好奇心。实际上,瓦尔达的创作能量惊人,七八十岁了还在源源不断创作新片。

80岁那年,瓦达尔拍了一部自传片《阿涅斯的海滩》(Les Plages d‘Agnès),作为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她以为这是她导演的最后一部片子了,直到她认识了艺术家JR,她决定再次出发。开始了一段长达15个月的旅行,拍摄了电影《脸庞,村庄》。 

一个是90岁的小老太太,一个是35岁的帅哥,一老一少,一拍即合,立刻就决定要去一次美妙的旅行,瓦尔达依然保留着自己那份本真的可爱,依然对世界和人们充满着好奇心。

人一定要保持好奇心。对于搞创作的人来说,要找到创作的乐趣。

她们开着改造成一个“移动照相馆”的小卡车,行驶在乡间小路上。

她们去了30多个小村子,都是法国的犄角旮旯,很多村子都被人遗忘了。

遇到了很多人,工人、邮递员、农民、流浪汉 …。都是最普通的当地人。

和他们聊天,交朋友,请人们走进车里,给他们拍一张照片,再把照片像海报一样打印出来。一张张人脸贴到房子上,脸庞和脸庞挨在一起。所有人一起合作完成这项工作,好像大家都变成了朋友。 

JR推着轮椅带瓦尔达在卢浮宫“奔跑”、码头集装箱中诉说自己心愿的工人妻子们,还有各种身份的“脸庞”用瓦尔达的可爱表现出了他们本身的样子。

什么样的人便能拍出什么样的作品。这是瓦尔达纪录片中的镜头语言,似乎也在向人们展示自己在摄影中的俏皮与灵动。

有时候,重要的是给记忆一个位置

“有时候,重要的是给记忆一个位置”是《脸庞,村庄》里讲的第一个小故事,但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阿涅斯·瓦尔达的爱情。

她的挚爱雅克·德米,是法国最有名的电影导演之一。在他去世之后,阿涅斯·瓦尔达拍摄了好几部跟他有关的电影,讲述了和他的回忆。

但这些电影都不光是悲伤的,还有很多可爱的小幸福在里头。

电影是时间的魔术,但电影人未能被时间赦免。她不知所措,唯一能做的,只是在丈夫临死前拍摄他的样子。她的纪录片《南特的雅克》回到了雅克·德米的故乡南特,为他还原了儿时的记忆,同时也将自己深爱之人的音容定格于影像之中。 

影片在1990年10月17日拍摄结束,10天后,雅克去世了。 

这是阿涅斯·瓦尔达与丈夫雅克·德米的最后一张合影,拍摄者是他们的女儿罗莎莉。此时雅克·德米已经病得很重,在最后的时光里,他把自己打扮整齐,与妻子肩并肩站在他们的小院子里,对着镜头露出微笑,这微笑虚弱而真挚,是他留给家人的最后的模样。

雅克去世后,她保留了关于雅克的一切,她依然住在那个巴黎达盖尔街上的小院子里,她已经在这儿住了60多年,雅克去世后,她从没扔掉他的任何东西。

她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阿涅斯·瓦尔达共两次到访中国,1957年,瓦尔达在“中法友协”的邀请下,以摄影师的身份第一次访问了中国。

各处的美景有时候也会让她停下忙碌的脚步,“景色实在很美”,瓦尔达曾感慨:“一个大国在发展,而我则一边忙着,一边梦想着如何带回收获的中国影像”。

不仅拍摄大量照片,瓦尔达还收集了好几箱中国的各种玩意儿,在访华期间,阿涅斯·瓦尔达已经怀有身孕,即将为人母的本能让她的镜头总是在异国的孩子身上流连。她买了一顶老虎帽,想象它戴在自己孩子头上可爱的模样。一年后,孩子罗莎莉戴上了那顶老虎帽。 

55年后,83岁的阿涅斯·瓦尔达再次来到了中国,这次是作为艺术家,举办她的个展。并带来了《破碎的肖像》系列摄影作品。虽然已过耄耋之年,但老奶奶依旧活跃艺术圈,让人们觉得岁月对她似乎格外厚待。

戛纳电影节已接近尾声,优秀的作品层出不穷,在欣赏优秀作品的同时,也请记得那个仿佛不会老去的“小女孩”阿涅斯·瓦尔达,致敬!(编辑:李佳彦)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