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女性 口述实录

软饭男:隐婚女骗我做地下情人

文/飘雨桐

口述:张凡

整理:慕城

司徒丽莎以为能够瞒天过海,其实她已婚身份我早就知晓。何必告诉她,玩这种暗地游戏最是过瘾。我算是财色兼收,她也如愿以偿——彼此都是赢家,谁还追究谁欺瞒了谁。从山沟沟里飞出来,除了凤凰女还有凤凰男。这标签,我不介意贴在脑门上。最怕是有价无市,其他的无畏无惧。

名义上,司徒丽莎是我的合伙人。实际上,我分文未出。(文/飘雨桐)咱们心知肚明,对外则必须的统一口径。这是资产转移吗?我不太清楚。有些时候,最好什么都不知道。我开的银行户口,使用人却是司徒丽莎。她存钱拿钱,就像没遮没拦的鸡笼——自出自进,丝毫不需要和我招呼。

司徒丽莎小心谨慎,但某份文件还是出卖了她的婚姻状况。夫妻联名才有法律效力,她不会傻到随便找个谁来顶替的。那是她另一公司的官方资料,董事长是那个人;总经理是她。并且,还是对方的家族生意。估计是各有各玩,否则司徒丽莎哪有这么潇洒。出轨,不过是你知我知的游戏。

“张凡,你哪里都别去。”其实,我也真的哪里都不想去。只是几个老乡开公司,想挖我过档。司徒丽莎不知道,我早已婉言拒绝。过去呢,我当的是开荒牛。成不成功,还是未知之数。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呆在司徒丽莎身边,包吃包住包玩。哪有这么好的待遇,赶我都不愿离开啦。

有的人,总向往着更高的地方。而我,更希望享受安逸的生活。与司徒丽莎“纠缠”这半年来,我对她的为人十分了解。如同日本的昼颜妻,想在事业无忧的前提下得到爱情的滋润。只要老公没有发现,她们就尽可能的为所欲为。一旦老公发现,那将会即时OVER。钱在我这儿,不会吃亏。

我也知道,这并非是长久之计。但还没有攒够资本积累的我,又怎会放过这么轻松的赚钱机会呢?感情说穿了,一个扔一个捡。能够心甘情愿,那骗与被骗都没有所谓。当然,我也听到不少闲言闲语。都随他,人就是要腹黑才混得下去。脸皮够厚,心底够黑。长期床伴,也是固定饭票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