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女性 口述实录

老婆太懒在家什么活都不干,唯一的出路就是分手

 导语:对于我的指责,芳音振振有词,她说她认识许多女人,婚后什么都不用干,天天被老公养着,一身名牌,吃香的喝辣的。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冷笑,古人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果不其然……

矛盾突然爆发

从结婚到现在,不过短短三年,我和芳音的爱情已走进死胡同,看不到希望,找不到未来。果真印证了那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我真的累了。

我和芳音是相亲认识的,见过面后,我对她印象不错,觉得是个单纯安静的好女孩,至于事业、习惯、理念等方面,根本无暇顾及。当时我的想法很单纯,在彼此都是好人的基础上,大家共同努力,一起奋斗,只是我想不到,这个愿望很快成了泡影,导火索是孩子的出生。

婚前我和芳音一直分居两地,她有个亲戚在郑州开了家超市,请她做店长,而我在老家的企业上班,两人像牛郎织女,难得相聚。2010年我们结婚,婚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芳音仍留在郑州工作,直到她发现自己怀孕。

整个孕期相安无事,矛盾集中爆发于孩子出生后,那天我刚将芳音和孩子从医院接回,当时我的家人和她的家人都在,讨论着有关孩子的种种话题。芳音的奶水不 多,我们聊到孩子是否需要补充奶粉,这时丈母娘突然来了一句:“要我说,就别让孩子吃母乳了。”我便顺着她的话头接上去:“不吃难道让小孩子饿着?”话音 刚落,现场气氛便变得尴尬起来,丈母娘转过脸来冷眼瞪我,问我为什么那么大声,她说她耳朵没聋,不用吼也听得见。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故意吼她,也许当时 的声音大了些,这便成了她攻击我的理由。我忍着没说话,丈母娘却没有偃旗息鼓,他们一家人七嘴八舌地数落起我的不是。

因为两家人都在,他们的话让我窝火,这不是故意挑起家庭矛盾吗?实在按捺不住,我替自己辩解了几句,也不知怎么回事,这种辩解逐渐发展为争执,我们吵了 起来。芳音哭诉她的“不幸”,说她在怀孕期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和关心,甚至连饭都不能吃饱,而这些事情都是我父母在背后一手操纵。我的火气越来越大,是 我得罪了你,你骂我便是,干吗把我的家人也牵扯进去?就这么着,家庭战争全面爆发。

心结由来已久

现在,我先解释一下芳音罗列的各种“委屈”。芳音辞职后回到家乡,与我以及我的父母同住,其间我妈一直负责做饭。这段同居生活中,芳音常在我的耳边数落 我妈的不是,说我妈不让她吃饱饭,不帮她洗衣服,对孙子不关心等。我听完之后只觉无语。首先,我们结婚后,芳音对我的父母一直表现冷漠,至今,她的手机中 也没存下我父母的电话号码。至于生活上,她更是没有主动给过他们一分钱。我对她说,作为晚辈,你从来没有关心过我的父母,又凭什么要求他们的关心?

其实,在我看来,芳音对我父母的指责纯属无端。在得知她怀孕的消息后,我爸特地托人从乡下收来好几只土鸡,我妈也想法设法地为她改善伙食。芳音说她吃不 饱,这个问题可能存在,因为我家有个习惯,当顿饭当顿吃完,绝不留剩菜剩饭(芳音家刚好相反,她妈总喜欢每次做一大堆饭菜,下面几顿便省事,回锅热热就 行)。我妈负责每日买菜做饭,所以每天每顿的量一直不多,芳音也就觉得不够吃。

我知道,有时她也是好心, 看着饭菜有限,总担心我妈吃不饱,不敢放开吃,长此以往,我妈便以为她的饭量小,不再加菜。问题就在双方缺乏沟通的情况下逐渐严重。至于洗衣服一事,更是 无理取闹。芳音辞职后一直赋闲在家,整日无事可做,留给她的唯一家务就是清洗我和她的衣服(我妈的衣物自己洗)。她怀孕后期,别人送来一些婴儿衣物,为了 卫生安全,这些衣物都得过一遍水后才能让孩子穿,因为我妈太忙,没能顾上,这些事情也是芳音在做,她便因此有了心结。

以上是对婚姻“首战”的情况介绍,如果单是这次吵架,我觉得也不足以动摇婚姻根本,但关键是此后的生活,芳音对工作、家庭、事业的处理越来越让人失望。如果说入得厨房、上得厅堂是对女人的衡量标准,那么芳音皆不具备。

生活中,芳音是个极其懒惰的人,她从不主动做任何家务,之前还洗衣服,但自从有了孩子,她便成了彻头彻尾的闲人。洗涮、做饭、清洁,此类工作一年做不了 一次。另外,芳音的邋遢也令人无法容忍,用过的东西随手乱扔,家里到处是她的丢弃物,特别是用过的纸巾,满屋子都是,每次我下了班还得帮她收拾残局。偶尔 家中来了客人,她也从不帮厨,只坐在沙发上等吃等喝(这些事情都是丈母娘在做,芳音生产后,丈母娘一直留在家里带小孩)。在我的记忆中,这辈子没吃过她做 的饭菜。过年时我带她回老家,她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甚至不愿帮忙擦一下桌子。

分歧难以调和

再说说芳音的工作。她于2002年从家中出来,此后一直在亲戚的超市中工作,如果不是有了身孕,估计还不肯回来。芳音总说超市的工资高,其实每月不过 3000元,除去吃饭、租房、购买日常必需品,所剩无几,而且她的亲戚不为她交纳任何统筹。芳音曾向我抱怨,说超市的工作太累,每天早上9点上班,晚上9 点下班,碰见出货还得忙到凌晨,第二天也不补休。我说既然这样你赶紧回来,可她偏偏不肯,又说要给亲戚帮忙。因为这份工作,我和芳音不知吵过多少架,但每 次都以她的胜利告终。

没挣到钱也就算了,还连累到我们错过一套房子。刚结婚时,朋友向我推荐了一个小区, 我去看了看,觉得不错,便邀芳音同去看房。原本说好周日一起去,可到了周六的晚上,芳音打来电话,说第二天要加班,走不开。当时我就火了,什么加班能比看 房更重要。又等了半个月,我们再去看时,房子已经卖了出去。就这样一拖二耗,房价越来越高,直到今天我们也没能有个属于自己的家。

因为怀孕,芳音不得不放弃她所热爱的超市工作。在我看来,这于她来说未尝不是个解脱,也许会有个新的开始,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又让我无语。孩子半岁后, 芳音不想闲在家中,她打算自己做生意。我劝她再等等,毕竟孩子还小,我们又没买房,生活的压力很大,一切都要量力而行。芳音发癫一样坚决不肯,四处打听做 什么生意最挣钱,第一年里,因为我不同意,生意最终没能做成。到了第二年,我托人帮她找了份工作,每月收入2000多元,但芳音只做了三个月就再也不肯去 了。兜兜转转,终于,芳音开了一家礼品店,时至今日,这个店没为家里挣回一分钱,反而倒贴进去一两万元。

每况愈下的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经济状况。恋爱时,我和芳音出去吃饭、游玩都是我掏钱,从没让她出过一分一毫。婚后,人情来往、养育孩子以及家里的各种开销也 都是我一人负担。后来芳音出去工作了几个月,那笔收入她也紧攥在手中,反而是她工作前,我出钱帮她买了几身衣服,这个那个的花去了好几千元。后来她一门心 思想当老板,开了那家礼品店,启动资金是我给的,后期各种投入也是我一笔一笔地交给她,可谓无私无畏。

至 于带孩子的问题,如今提起仍让我伤心不已。当初我妈和丈母娘都在,都愿意带孩子,可是因为出院后的那场大吵,我爸妈伤了心,不想再让矛盾激化,便收拾行李 回了老家,准确地说,他们其实是被赶走的。当时我送爸妈去车站,妈妈拉着我的手泪流满面,说:“孩儿啊,不是妈不愿意帮你带孩子,实在是你那个家里容不下 我……”

细节打败爱情

细节打败爱情,这句话对得不能再对,我们的婚姻便在这种种不能融洽的细节中越来越脆弱,直至不堪重负。按理说,我的收入还算不错,在这个三线小城里,买 套房子应该不成问题,可现在呢,结婚三年后,我却发现自己离买房的目标越来越远,成了名副其实的屌丝一族。也许有人会说,房子、车子都是身外之物,感情才 是最重要的,那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们,我们的婚姻更是岌岌可危。孩子出生后,随着丈母娘的入住,我和她们在生活、处世上的分歧愈演愈烈,如此种种让我的 精神备受折磨,我和这段婚姻都已濒临崩溃。

因为失望,我的心里倒是一天更比一天清明,这段婚姻只怕再难维持。想想看,在如今这个社会,以我和芳音的条件,不仅需要顾及自身,还要背负为双方家长养老的重担(他们均是体制外人士,经济条件堪忧),如果一个女人不懂持家、不体谅丈夫,那么她离被抛弃还有多远?

对于我的指责,芳音振振有词,她说她认识许多女人,婚后什么都不用干,天天被老公养着,一身名牌,吃香的喝辣的。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冷笑,古人说,唯女 子与小人难养也,果不其然。中国现代女人,一方面在努力宣扬女权思想,却秉承取其糟粕去其精华的思路,在个人享乐的方面无限放大。婚前她们不愿攒钱,一味 强调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婚后,她们仍浑浑噩噩,将所有责任推到男人身上,做出一副小女人姿态。

我最烦芳 音这种无理辩三分的无赖嘴脸。婚姻生活中,一谈到挣钱养家,就把旧中国男主外女主内的观点摆出来,说什么养家养女人是男人的事。一说到家务,她们又自我标 榜是现代女性,而现代女性哪能做家务?你们效仿西方女性,难道不知道西方女性的理念是经济独立,不依靠任何人?

说到底,我是真的对芳音失去了信心,对这段婚姻失去了信心,人家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可我却觉得“男人更怕娶错妻”,因为婚姻是两个人的事,倘若一方停滞不前,那便如同卸掉轮胎的车辆,如何才能顺利前行?

■  记者手记

清官难断家务事,冰封的讲述多是站在个人立场上的主观感受,如果换了芳音来倾诉,她一定也有满腹委屈。

在我看来,冰封和芳音的问题主要存在于二人生活理念的不同。两个人过日子,磕磕绊绊在所难免,如果不是原则性矛盾,完全可以避开直接冲突,通过曲线方式 获得解决。一味地争执,只能将感情一点一点磨光磨尽。说到底,夫妻双方都要学会理解对方、体谅对方,多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

加油吧,否则,唯一的出路就是分手,我想,这一定不是大家的期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