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女性

转:保还是不保?—当肉毒素遇上怀孕

(文:整形专家孙玮骏 微博

肉毒素是肉毒梭菌所产生的,当细菌死亡后从胞浆中释放出来的一种神经外毒素。早在1980年,Drs.AlanScott将A型肉毒素应用于眼科斜视的辅助治疗,并获得良好的治疗效果,自此肉毒素开始逐渐进入了临床应用。而将A型肉毒素从临床应用过渡到美容应用,归功于加拿大医生JeanCarruthers,她在治疗一个眼睑痉挛患者时发现双眉间注射肉毒素能使其面容得到改善,并受此启发开始将肉毒素应用于面部除皱。如今,肉毒素已经被广泛应用于眼科、神经科、骨科以及整形美容外科等多个领域。

注射肉毒素除皱具有起效快、疗效好、不良反应轻等诸多优点,是一种非常安全、方便、有效的非手术美容治疗方法,应用越来越普遍。然而,关于肉毒素对孕妇的治疗安全性目前仍存在争议,特别是针对一些怀孕早期的孕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肉毒素注射风险,目前国际上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美国FDA将肉毒素定位为怀孕用药分级C,即意味着很少关于肉毒素对孕妇的安全性研究,然而在老鼠、兔子等动物模型中发现,肉毒素会导致胎儿体重减轻、延迟骨化、流产、畸形等。

通常肉毒素用于孕妇身上常见于以下两种情况,第一是患者未知已怀孕,进行肉毒素治疗;第二是患者明确怀孕,继续进行肉毒素常规或者减量治疗。就整形美容领域而言,多见于第一种情况。那么肉毒素到底会对胎儿产生怎样的影响?胎儿保还是不保?接下来我们将通过回答以下三个问题来寻找答案。

第一、肉毒素能否远处播散?

有研究发现肉毒素能够经面部肌肉向远处播散,并经单纤维肌电图证实到达手臂[2],并由此推测A型肉毒素有可能经肌注或者皮下注射的方式远程播散影响到子宫肌层,或者达到胎盘。但值得注意的是,远程播散的部位并没有产生临床症状,即不引起肌肉麻痹。

对此,也有研究提出不同观点,该研究将肉毒素注射到兔子的眼睑或者老鼠的腓肠肌,结果发现并不会播散到眼睛或者对侧肌肉,由此认为A型肉毒素并不会向远处播散。

关于肉毒素的转运,最近的研究还证实,外周的肉毒素还能够通过神经活动经逆行轴突运输以及胞吞转运作用,到达中枢神经系统的神经元内发挥临床效应。[5]而外周的肉毒素是否能经神经活动向远处其他部位播散仍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第二、肉毒素能否经过胎盘?

研究表明,分子量小于150 Da的小分子物质能够经不完全转运直接通过胎盘[6],而肉毒素分子的分子量高达150kDa,因此,通过直接被动扩散通过胎盘的可能性很小。当然,也不能排除肉毒素能通过主动转运的方式进入胎盘的情况。有研究中通过在怀孕的兔子身的静脉注射高剂量的肉毒素,然后检测不同体液中肉毒素含量,该研究发现直到兔子死亡也没有在胎盘或者胎儿体内检测到肉毒素的存在。

第三、肉毒素对胎儿是否存在影响?

虽然目前出于安全防范考虑,孕妇是肉毒素治疗的相对禁忌症,但是至今为止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A型肉毒素给孕妇及胎儿带来了风险。而且,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在怀孕期间意外肉毒素中毒或者进行肉毒素治疗并没有对胎儿产生伤害。

有几个案例报道了与治疗无关的孕妇肉毒素中毒事件。其中一个肉毒素中毒的孕妇完全瘫痪甚至需要机械通气,幸运的是此时体内五个月的胎儿胎动正常,并最终实现足月自然分娩。[8]另外几个肉毒素中毒案例的孕妇也最终足月分娩或则轻微提前分娩。其中两例提前分娩的新生儿并无肉毒素中毒症状,血清中也检测不到肉毒素。

Morgan等对从事肉毒素注射的医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其中有12名医生表示曾对孕妇进行过A型肉毒素。共有16名女性患者在怀孕期间接受过肉毒素治疗,而且大部分在怀孕早期接受治疗。研究发现,大部分孕妇足月分娩,并且胎儿正常无畸形,只有其中1名孕妇有过自然流产史,发生了流产。另外1名孕妇发生治疗性流产。

Newman等报道了在怀孕期间使用A型肉毒素治疗严重的斜颈症,该女性患者在四次怀孕期间分别注射了1200、900、600、900UA型肉毒素,单次剂量高达300U,结果并没有对胎儿产生不利的影响。[11]另外,也有个案报道将肉毒素用于孕妇偏头痛(共71U)、左眼斜视(共300U)的治疗,其胎儿均正常足月分娩。

虽然以上的这些报道均表示A型肉毒素对于孕妇体内的胎儿是安全的,但这些案例毕竟数量较少,不具备代表性,目前仍缺乏一个大样本的对照研究以及对这些孕妇分娩后的孩子的一个长期随访研究。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微整形(微博)

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